|回上頁回首頁推薦本站影像閱讀網上藝廊電子書下載

2004-03-25 〈讓孔子教我們愛〉
《但美的支持者畢竟仍是愛與信成》
曾昭旭/著
  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只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詠而歸。夫子喟然歎曰:吾與點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先進篇)24章

  談到在生活中因善盡了愛的責任而呈現出道德的美感,論語中最貼切、最優美的一段文字,大概就是上面引的這一段曾點的話了!所以才博得孔子的讚歎,說:「吾與點也!」(在各位弟子的述志之言中,我還是最認同阿點所說的境界!)
  曾點就是孔門中唯一能傳孔子之道的學生曾參(顏淵因早死未能傳道)的父親。他的氣質看來是略近道家,所以易於體會與表顯境界之美。他說的這段話記載於先進篇最後一章,這章原文因為太長(是論語中最長的一章),我們無法全引,而只能節引最重要的這段曾點之言。至於說這話的前因後果,我們就不妨用說故事的方式大略交代一下。
  原來有一天孔子正閒著,陪在身邊的弟子有子路、曾點、冉有和公西華四個人。孔子忽然心血來潮,覺得學生太恭敬了,想把氣氛搞活一點兒,就對同學們說:「你們平常不是老覺得懷才不遇嗎?何不趁今天這機會各自說說心中的抱負來聽聽?以免那天真有人要用你們的時候,你們提不出願景來。」
  於是直率的子路立刻搶先回答,表示他有把握在三年內讓一個陷於內憂外患的小國重建秩序與信心。孔子聽了冷笑了一下不置可否,轉頭去問冉有的抱負如何?冉有看到子路的下場,不敢託大,遂謹慎回答說有能力讓一個更小一點兒的地方(例如才五六十平方甲)在三年內人民衣食無缺,內政修明。孔子再問公西華,公西華就更謙退了,只敢願意在外交禮賓的事務上多多學習。
  最後問到曾點,當時曾點正在一旁彈瑟哩!聽到老師的詢問,就慢慢把琴聲彈告一段落,才放下瑟,站起來對孔子說:「我心中嚮往的可跟三位同學很不一樣。」孔子說:「那又有什麼關係?也不過是各自表述罷了!」
  於是曾點悠悠地說:「我嚮往的境界,是趁暮春三月,天氣漸漸暖和的時候,人們也已換上輕便的春裝了,我就吆喝五六位大朋友,六七個小朋友,大家一起到郊外踏青。在沂河裡玩玩水,在祭壇上吹吹風,然後大家一起唱著歌散步回家。」孔子聽了,不由得歎一口氣說:我也寧願過著這樣悠閒自在的日子啊!
  後來,子路他們三個人都先後告辭了,趁當事人不在,曾點就問孔子:「他們說的老師會給怎樣的評價?」孔子卻不願曾點以為境界比他們高明而得意,所以故意避重就輕說:「也不過是各言其志罷了!又有什麼好評比的呢?」曾點卻不死心地追回:「既然如此,那老師幹嘛對子路的話冷笑?」(這難道不是有批駁之意嗎?)孔子解釋說:「治國是一件嚴重的事,一定要抱持謙遜的態度,阿由(子路的名字)大輕狂了,所以我才用一聲冷笑警惕他一下。」曾點又繼續問:「所以阿求(冉有的名字)和阿赤才不敢說有志治國囉?」孔子卻回答說:「誰說五六十平方里的地方就一定不是個國家呢?而且阿赤談到的外交禮賓之事,也是可小可大的,如果阿赤的才能只配做些小事,那還有誰能做大事?
  以上就是孔子和學生的這一場對話。很顯然,就終極境界而言,孔子是贊同曾點的,換言之,只有曾點表顯出道德生活所理當圓成的美或和諧。但正如本欄前面幾篇文字所一再申論的;道德之美不是從天上忽然掉下來的恩賜,而是得通過漫長而艱苦的道德實踐歷程才漸趨圓熟的境界。這終極之美原是靠前面點滴累積的信才撐起的啊!所以又怎能憑這圓滿和諧,自在優美的境界去譏笑貶抑前面過程中的辛苦勞累與斑斑斧痕呢?所以孔子才要在察覺曾點多少有耽著空境的危機之時,故意不回應曾點的問題,反而強調他們所嚮往去做的,也是富有價值的大事,以校正曾點的過猶不及。
  當然,如果單就美學的立場而言,無疑是曾點所說才算是見道。我們也很慶幸論語書中有曾點說的這一段話,才讓我們窺見孔子心中其實長存有如此絢爛終當歸於平淡,而平淡才是真美的意境。但孔子之所以偉大可敬,卻更在心中長存此境卻不耽溺此境,而更把人生重心放在歷程的實踐之上,以成就道德學或道德美學之所以為道德的真實與莊嚴!
   
 
Copyright©1996.All rights reserved

中 華 日 報 電 子 報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授 權 請 勿 轉 貼 節 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