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回上頁回首頁推薦本站影像閱讀網上藝廊電子書下載

2003-03-27 〈讓孔子教我們愛〉
犯錯時就是做愛人功課的契機
曾昭旭/著
  子曰:人之過也,各於其黨。觀過,斯知仁矣。(里仁篇7章)

 
 只要是人就難免犯錯。因此,要避免犯錯或者犯錯後能及時改過,當然也該對人會犯的過錯先作一番研究與認識,以便對症下藥,制敵機先。 
  據孔子的觀察或者體驗,人會犯的過錯可以大別為兩類,就是軟心腸的過(仁之過)與硬心腸的過(不仁之過)。 
  所謂軟心腸,就是心地太仁慈善良,不忍心見人受苦受難。於是他最容易犯的過就是太容易相信別人,遂也因此非常容易被別人裝出來的苦相謊言所騙。不但自己破財失身,也助長了別人的貪心惡行,成為犯罪者的幫凶。 
  而所謂硬心腸則剛好相反,他們理性冷靜,不動情緒;尤其見多了社會上的邪惡詭詐事例,更不會被區區的金光黨、一刮就中的彩券或手機退稅等伎倆所騙。但他們卻容易犯另外一種過,就是太容易懷疑別人,以致偶然遇到真正有急難的求助者,也容易被他的疑心類化為騙子而拒絕而錯過了。 
  既然這兩種相反的形態都是過--或者稱為「過失」或「過與不及」,軟心腸過於相信別人是過,硬心腸都不相信別人是失或不及--要從容中道,無過不及才是對,那麼是否這兩種過都一樣要不得呢? 
  依孔子的語意:「觀過,斯知仁矣!」(看他會犯那一種過,就知道他還保留有人性中的幾分純良。)孔子應該是認為犯軟心腸的過雖然也是過,但相對而言,還是比犯硬心腸的過稍勝一籌。 
  為什麼這樣認為呢?乃因軟心腸之過來自涉世未深,不了解人間凶險。他主要的後果是不懂得保護自己以致被騙受傷。而硬心腸之過卻是來自涉世太深,太了解人間凶險;因此他主要的錯是過份保護自己以致傷了別人。 
  換言之,軟心腸的人,他的心基本上還是柔軟善良開放而願意去愛人的,他差的只是一廂情願,不知道怎樣去愛罷了!但硬心腸的人,他的心卻已經逐漸封閉僵硬,不想或者不敢再去愛人了,因為他上當太多次了,受的教訓與打擊也夠了,如今他只想保護自己不再被騙被欺負受傷就好了! 
  孔子所以會認為犯軟心腸之過還稍勝一籌,當然是站在疼惜生命的立場而不是站在批判是非的立場。所以會認為與其失諸精明(而無情),不如失諸愚昧(而善良)。而我們則希望從這項人性現象的分析中,了解人是為什麼逐漸喪失愛人能力的?以期能有效地把這流失的能力再找回來。 
  真的,人性本善,每個人都曾熱情而無私地付出過他的愛。是什麼使人心變得冷硬多疑?無非就是人心的受傷未愈,尤其是因坦誠愛人而受的傷更難痊愈。乃因此時人會感到更意外、更不平、更憤恨。(在權力鬥爭中輸了,只怪自己學藝不精。在我一片真誠、毫無防備的心態中被出賣、被恩將仇報,這真叫人情何以堪!)因為這不止傷害了我、也傷害了天理(那以公平、合理、相愛為內涵的天理)!遂令人不止對別人失望,甚至對天理失望了!這才是真正的傷心啊! 
  對這種幾乎人人都有過的傷心經驗,我們當是要同情的。但因傷心而死心就過分了,因自己的受傷遂怨天尤人,說這個世界的人太壞不值得愛,老天也太沒天理不值得信仰,就太歪曲了!我們的正確反應應該是正視自己受傷的事實,不遮掩逃避遷怒,而平心反省為什麼我的愛會傳不出去?這時,我們才會發現愛不止是一廂情願的熱誠(仁),還要加上對別人對這世界的認識、理解與尊重(智與禮),才能圓成。愛的能力本來須要學習,愛的果實也從不免費。而犯過就正是我們做愛人功課的契機,又那能輕率以關閉心門,不再去愛,以致讓心腸變硬來糟蹋這契機呢?
   
 
Copyright©1996.All rights reserved

中 華 日 報 電 子 報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授 權 請 勿 轉 貼 節 錄